三国之无赖兵王 - 正文 第1127章 病入膏肓了    返回三国之无赖兵王书目
    寿春城内黄忠住处。 .

    张仲景才离开,黄忠坐在儿子的身旁,布满风霜的老脸上满是悲戚。

    曹铄来到。

    黄忠起身出迎。

    “听说张先生已经来过了?”曹铄问道。

    “回公子,已经来了过。”黄忠回道。

    从他的脸上看不出半点喜色,反倒流露着浓郁的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气息。

    “怎么回事?”发觉不太对劲,曹铄问道:“难道张先生说了什么?”

    黄忠叹息了一声,回头朝房门看了一眼:“张先生说我儿已经病入膏肓,就连他也没法子……”

    “蔡稷。”曹铄听了,向一旁的蔡稷吩咐道:“派个人去许都,把华佗先生请来,我就不信……”

    他正要说不信华佗和张仲景两个人还治不好黄忠的儿子。

    黄忠双腿一屈跪了下去,仰起脸,满面泪痕的说道:“公子对我儿已是十分用心,无论他好与不好,我这辈子都是公子的了。无论公子要我上刀山下火海,我绝对不会皱一皱眉头!”

    连忙把黄忠搀扶了起来,曹铄向蔡稷催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让人快去?”

    蔡稷应声,向一名跟在后面的卫士说道:“公子说的你没听见?还愣着做什么?”

    那卫士转身飞跑出去。

    曹铄又喊道:“多带人手,务必保着华佗先生周全。”

    卫士停下脚步应了一声,随后飞跑出去。

    “我看看黄公子。”吩咐了卫士去许都请华佗,曹铄对黄忠说道。

    “公子,请。”黄忠躬身把曹铄迎进屋里。

    进了房间,曹铄一眼就看见黄忠的儿子躺在铺盖上。

    他的脸色煞白,一点血色也都没有,眼睛紧紧闭着,除了还在喘气,几乎和死人没什么两样。

    “公子病了多久?”曹铄问道。

    “从小就病着。”黄忠回道:“能活到现在,也是只有一口气在吊着。”

    “有句话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曹铄说道。

    “公子请讲。”黄忠低声应道。

    “黄将军正值壮年,家中连一位夫人也是没有。”曹铄说道:“不如我为将军物色一位夫人,家里也有个人照应。以后也能为将军开枝散叶。”

    抱拳躬身,黄忠向曹铄行了个大礼说道:“这么多年,我儿一直病着,我也没有心思去想这些……”

    “黄将军还是要想一想。”曹铄说道:“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将军不为自己考虑,也该为列祖列宗想想。”

    叹息了一声,黄忠说道:“公子说的是,等到我儿病患稍稍好些,我会让人物色。”

    “等到将军想要成家的时候,我为将军物色一位。”曹铄说道:“必定是将军能看得上眼,而且是正可为将军生养的年纪。”

    “多谢公子。”黄忠虽然道谢,曹铄却看出他脸上并没有什么欣喜。

    仅仅只从黄忠的表现来看,他对亡妻的感情必定是极好。

    否则也不会为了给儿子寻医问药,耽误了这么多年。

    心中感叹黄忠的专情,曹铄说道:“去许都的人必定是快马加鞭,用不多少日子就能带着华佗先生来到寿春,将军也不用太过焦急。”

    张仲景已经来看过,而且还对黄忠说了他儿子根本没有治愈的可能,黄忠对华佗来后的结果也是不敢抱有什么希望。

    他对曹铄说道:“公子费心了。”

    “也没什么费心的。”曹铄轻轻拍了下黄忠的手臂说道:“将军既然投了我,我就得为将军多着想一些。毕竟我们是一家人。”

    在荆州为官多年,黄忠一身本事,却只能做个偏将。

    他的儿子卧病,刘表也从没询问过病情。

    就连刘表的从子刘磐和长沙太守韩玄,也从不过问这些。

    才到寿春,曹铄就接连为他延请名医,不仅如此,居然还说出他们是一家人的话来。

    黄忠心底涌起莫名的感动,对曹铄说道:“我生是公子的人,死是公子的鬼!”

    “将军不要轻言生死。”微微一笑,曹铄看向躺在那里的黄忠儿子:“我小时候也和黄公子一样卧病不起,宛城一战突然就好了。其实这个世上真的有奇迹,即使华佗先生也说不行,我们至少还可以期待奇迹。”

    曹铄当然知道他在宛城为什么会突然生龙活虎。

    如果不是灵魂穿越,以前的曹铄早就成了个死人。

    说这些,他无非是想开解黄忠。

    虽然不知道从一个病入膏肓的病夫突然成了现在这位手握重兵权倾一地的豪雄是经历了什么,至少曹铄说的这些,确实让黄忠心底生起了一丝希望。

    陪着黄忠又说了会话,曹铄带着蔡稷离开。

    出了黄忠住处的大门,蔡稷向曹铄问道:“公子,我有件事始终不太明白。”

    “关键不是你不明白,而是你有什么事会想明白。”曹铄咧嘴一笑,对蔡稷说道:“有什么想不明白的,直接问。”

    “黄将军在荆州不过是个偏将,也没听说有什么大本事。”蔡稷说道:“我想不明白公子为什么对他这么好?先是请张先生过来为他儿子看病,张先生这里不行,有让人去许都请华佗先生……”

    “黄将军的本事你肯定不会知道。”曹铄说道:“别看他年岁大了,弓马骑射可以说是没几个人能出其右。这么多年他始终没有得到重用,应该就是把心里花费在了为儿子寻医问药上。”

    “也就是说,他的儿子不死,他留在寿春并没有什么用处?”蔡稷问道。

    “不许胡说。”曹铄说道:“黄将军的儿子虽然病入膏肓,只要还有一口气在,我们就不能放弃了希望。”

    蔡稷没再多问。

    曹铄对自己人从来都是这样不遗余力,黄忠投效了他,也是适逢明主。

    “陪我去张先生那里坐坐。”曹铄向蔡稷吩咐道。

    应了一声,蔡稷跟着曹铄走向张仲景的住处。

    才到大门口,曹铄就闻到一股浓重的药香味。

    “张先生这里,马上比药铺的味道都重。”曹铄向蔡稷问道:“没人给他找专门研究药理的地方?把家弄成这个样子,还怎么住人?”
  屈原阁(http://www.quyuan.cc)7X24小时不间段更新最新小说
上一章        返回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