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我是无名氏 - 正文 763、展昭不弃白玉堂 时迁再戏吕奉先    返回三国之我是无名氏书目
    看到展昭和白玉堂一起留下来,李靖和吕四娘尽皆摇了摇头,吕布的厉害,他们清楚,展白二人的本领,他们也见识过了。 .若是真正都起来,他们根本不是吕布的一合之敌。人数再多,在吕布面前,都没有什么用。

    “吕四娘,李靖,还有刚刚骗我的鼠辈,休要再逃!留下首级!”

    转眼之间吕布已经跃马而至,吕四娘和李靖正在前面看着吕布,吕布冷笑一声:“你们还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时!”

    这时吕四娘上前,拱手哀求道:“温侯何故苦苦相逼,我二人若是回去,必然是有死无生,还望温侯看在往日情面上,放我二人走吧!”

    “废话少说,今什么,都休想再骗我,要么死,要么跟我回去!那个装神弄鬼的骗子在哪?我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

    吕布一点都没有将几人放在眼里,虎视眈眈看着白玉堂和展昭二人;他想看看到底是哪个家伙在装神弄鬼,竟敢装作朱温戏弄自己。

    正在这时,吕四娘忽然动了,手中长剑猛然刺向了吕布,吕布皱了皱眉头,手中方天画戟随意一挥,便将吕四娘一下子拨开,若不是他还不想对吕四娘下杀手,恐怕此时吕四娘已经深受重伤了。

    “滴!检测到白玉堂技能盗圣触发,武力+3,智力+3,尖刺雁翎刀武力+1,当前白玉堂武力提升至93,智力提升至83”

    “滴!检测到展昭技能御猫触发,武力+3,湛卢剑(仿)武力+1,当前展昭武力提升至97”

    两人眼看吕四娘动手,也毫不犹豫,一刀一剑一起向着吕布招呼过去,吕布冷笑一声:“真是自不量力,我看你们是找死!”

    “滴!检测到吕布技能将神触发,武力+5,展昭和白玉堂武力-2,赤兔马和方天画戟武力+1,当前吕布武力提升至111,展昭武力降低至95,白玉堂武力降低至91”

    吕布收回画戟,双手抓稳,向前一推,便将两人挡开,巨大的反震之力瞬时将展昭和白玉堂从马上震飞了出去,两人此时才真正明白,吕布的厉害。

    吕布哈哈一笑,提着画戟,拍马上前,准备将两人给结果了,一旁的吕四娘大声喊道:“温侯手下留情啊!”

    说完。策马上前,一剑想去挡住吕布的画戟,吕布再一挥画戟,吕四娘又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我的忍耐是有限的,若是你再不知死活,我便不再客气。”

    展昭和白玉堂躺在地上,剧痛之下,两人一阵咳嗽,喷出了一大口鲜血,望着吕布靠近,白玉堂挣扎着站了起来,豆大的汗水从他的额头上渗了出来,他毫不犹豫地挡在了吕布面前,断断续续地说道:“夫……人你…先走…我…咳…先挡住他……”

    展昭撑着湛卢剑也站了起来,她苍白的脸色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夫君,李药师和吕四娘都能生死在一起,我们,已经结为夫妻,又岂能大难临头各自飞呢?要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

    吕布哈哈一笑,“也难为你们如此有情意,不过谁让你们跟着吴铭小儿了,下辈子投胎,要看准了主公!今日便送你们一起上路,黄泉路上也好有个伴!”

    说完,吕布画戟再次抬起,正要向前猛刺过去,正在这时,忽然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了出来,“吕布我的乖儿子,你怎么又不听话了呢?小心本王家法伺候!”

    这声音俨然便是不久前他听到的那个朱温的声音,吕布瞬时被这个声音吸引,之前被这个声音戏弄,如今他又被人称作儿子,如何不恼。吕布便舍了白玉堂和展昭,循声望去,正看到一个身形瘦削之人站在五丈开外,笑眯眯地望着自己。

    吕布此时脸上青筋尽显,恨得牙根痒痒,大声喝道:“你这鼠辈,我今日若是不把你吧剥皮抽筋,誓不为人!”

    说完,脚下一动,赤兔马嘶鸣一声,扬蹄向前飞奔而去。

    时迁自然知道这吕布的厉害,他也知道自己的坐骑没有吕布的赤兔马厉害,他唯一能依仗的便是自己的脚上功夫,所以他看到吕布快要追上的时候,立刻舍了坐骑,猛然闪向一旁的一颗大树上,只见他顺着树干刺溜刺溜便爬了上去,吕布在树下面大喝一声道:“你这鼠辈,有种下来!”

    时迁此时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嘿嘿一笑道:“吕布我的儿,你这不孝子,竟敢犯上行此悖逆之事,要是杀了你时迁老子,你就杀了三个爹了!”

    吕布愤怒万分,手中画戟向上一刺,时迁不敢大意,蹭蹭蹭又爬高了一段,吕布碰不着他,奋画戟奋力向着那颗大树砸了过去,瞬间只见整个树干都晃了几晃,树上的已经枯萎的树叶纷纷落下,时迁险些一把没有抓稳掉了下来。

    “哈哈哈,我看你这鼠辈,还能撑多久!”

    说完,吕布再次用力,时迁抓住其中一个树干,晃晃荡荡,在空中飘着,时迁哪里想到吕布这厮竟然用蛮力解决了不会上树的问题。

    “让你个鼠辈猖狂!再来一下,看我如何收拾你!”

    吕布再次扬起画戟,向着树干挥了过去,时迁大骇,立时松手,接着树干的飘荡之力,奋力向着另一颗大树跳了过去,吕布看到时迁竟然又走了,他冷笑一声,策马继续追过去。

    只见时迁在树木之间不断晃荡着,吕布骑着马紧紧追着,时迁的体力消耗十分巨大,他心中叫苦不迭:苦啊!若是盛夏就好了,可惜这些树上竟然连点枝叶都没有,想藏都没地方藏起来。

    终于在一颗树上,时迁跳不动了,这时吕布已经追了过来,时迁大口喘着粗气,在树上小小休息了一下,只见吕布用画戟向着那树干上砸去,时迁站立不稳,脚下一滑,滑了下去,他眼疾手快,再次抓住了一根树干,然而那树干竟然已经是枯死的,一下子便再次跌向了地面,而此时,吕布已经举起了他的画戟,高高举起,正对着时迁掉落的方向。这一刻,时迁的心已经彻底凉了。
  屈原阁(http://www.quyuan.cc/)7X24小时不间段更新最新小说
上一章        返回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