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心千炼 - 正文 第十七章 山雨欲来    返回道心千炼书目
    “五门大比要开始了,门内的小比也快举行了吧?”

    “是啊,听说没几天了!”

    “又到小比的时候了吗?”

    “你不知道啊?已经通知下来了,让着手准备了啊!”

    随着小比的日期临近,这几天大部分的青羽门弟子都在讨论这事!

    “你们说,今次小比,新人中谁是黑马?”

    “有个小美女孙露,我很看好她!”

    “还有个狐乙!”

    “切,那狐乙是个怂货,上次差点被孙露杀了,还手之力都没有!”

    “不能吧?”

    “怎么不能,当时我在场的!”

    众人纷纷在议论起今年新人中谁是黑马,他们口中说的新人,自然是指狐乙这批几年前刚加入门派的弟子,都是从未参加过小比的新人。

    在青羽门的历史上,无数次的小比之中,层出现过许多的新人黑马,一直以来都被门中弟子津津乐道。

    而最近的一位新人黑马,便是狐乙也认识的外院长老,那位年纪轻轻的木晨。

    当年,木晨在加入门派第一次的小比之中,便大放异彩,以练气八层的身份,一路挑落众多练气七十层的弟子,闯入决赛,与上一届的小比魁首大战一场,最后只以微弱的差距落败。

    而木晨也一战成名,从默默无闻到众人皆知,更成为当年诸多新人的偶像,之后不久便成功筑基,加入内院。随后,更被谭长非收为亲传弟子,可以说,木晨如今在诸多筑基弟子之中也算是佼佼者一般的存在!

    而现在这次小比的新人中,修为最高的便是狐乙,孙露和吴昊,都是练气七层,与木晨当时的境界是低了一级,所以也并没有多少人指望他们三人中能有人闯入决赛,若是能有一个进入四强,那便算是大黑马一只了。

    要知道,虽然七层以上都能修炼术法,但是毕竟对那些上一次小比中的老手来说,在对敌的经验上,就比这些新人要高了许多,再加上多了数年的修为,更是让新人难以与他们抗衡。

    青羽门中有这一条规定,是针对练气十层弟子的,练气十层弟子,一般都忙于筑基,所以可以不参与到小比之中来,但是若是愿意参与其中,也没人说些什么。

    在小比之中,偶尔便会出现了练气十层的弟子,多是些筑基失败,需要缓上一缓的十层弟子,或是那种多次失败,筑基无望,但尚未转做执事长老之人,无所事事,便也来小比之中参合一脚。

    若是小比之中,有此类十层弟子参与,那四强的席位便算是被他们预定了。毕竟,练气十层的弟子,经验丰富,修为十足,甚至有些,都是半只脚踏在筑基门槛之上,不是一般的七层弟子可比。

    当年木晨在小比之中,便是出人意料的击败一名练气十层弟子,踏入四强之列。可见木晨这匹黑马如何之黑,要正是被不少人称为妖孽的原因所在了。

    而对狐乙这批人来说,呼声最高的,便是孙露。之前,孙露对狐乙突然出手,虽未建功,但是众人对她的表现都是看在眼里,她对于风刃的使用,丝毫不觉生涩迟滞,就好像是修炼多年一般,端的是有成为黑马的潜质。

    至于狐乙,一来得罪了孔逸那帮人,这便让他在小比之上,艰难万分;二来,则是在与孙露对战之时,看起来竟似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最后更是吓的呆住,若不是木晨出手,差点身死。在众人看来,这狐乙只不过是废柴一个,上不了台面。

    再加上后来不知道哪里传出来风声,说是当日唐岚到了外院,是因为肖庆的父亲听说是肖庆一众人等出事,忙不迭的便请了唐岚出来,本是为了肖庆,却机缘之下,给狐乙捡回一条命来。

    既然狐乙跟唐岚毫无关系,那自然没人再认为狐乙有什么厉害之处。加上狐乙与孙露对上之时的拙劣保险,众人纷纷怀疑,之前他击杀妖狸兽,恐怕也只不过是踩了狗屎运而已,况且还是重伤将死,若不是因为碰巧唐岚出手救治,这外院早就没了狐乙这号人物。

    这些闲言碎语,狐乙并不知晓,当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众人心目中,已经从一个明日之星变成了一只过街老鼠。

    他没有时间去知道这些,对狐乙来说,当下,修炼,才是首要任务!

    练功房中,狐乙仍在不眠不休的修炼炎雷术,此时的狐乙,精赤着上身,下面只穿一个犊鼻短裤,之所以这番摸样,正是因为这炎雷术是个危险品,一不小心,便会爆开,虽然自己已经很小心的控制着炎雷球的大小,不会对身体造成太大的伤害,但这衣服是吃不消的,几次一来,狐乙也吃不消衣服老是被炸的稀巴烂,便干脆在练功房里只穿个短裤好了。

    此时的炎雷术,已经可以算是掌握了用法,但是要说熟练,恐怕还算不上。

    毕竟来说,炎雷球威力虽大,但敌人也不是木桩子,站在那里等着你慢慢放出雷弹火弹,再等你融合出来,扔向自己。

    所以,只有能如释放普通的火弹雷弹一般,能够迅速的放出炎雷球,才能算是真正的熟练,在对战之中,才有可能致敌于死地。

    而要达到那个阶段,至少还要花上数年的时间去不断的练习和揣摩。

    可惜现在,狐乙最缺的就是时间,小比即将开始,自己与孔逸终免不了一战,可自己唯一的底牌便是这炎雷术,没了这个东西,那只能被那孔逸狠狠的踩在脚下了。

    狐乙扔出最后一个炎雷球之后,终于停了下来,头发已经全部湿透,额前的几缕头发黏在脸上,浑身的汗水不断的低落在地上,练功房中只听见狐乙粗重的喘气声,反复的凝出炎雷球,对于元气和精神的消耗是在是太大了。

    狐乙低着头,看着地面上的水迹,心中焦躁万分,怎么办?怎么办?炎雷球需要融合的时间,虽然只是一眨眼的时间,但是若被对手看见,那便失去了意义,对方只要提了小心,以孔逸练气九层的实力,便可轻松躲开。

    想在这么短时间内,达到熟练操作的地步,是不可能了,那便只有想一想,如何去隐藏自己的底牌,创造融合的时间和机会。

    以自己现在的实力,那种能击伤孔逸的炎雷球,最多也就是能凝出三个,便要耗光了元气,也就是说自己只有最多三次出手的机会,若算上之前用来迷惑敌人的火弹,那恐怕只能有一次出手的机会,唯一的一次机会。

    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冷静,冷静,狐乙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当日杀死妖狸兽之时,我只是练气六层的实力,连术法尚未修炼,是凭着一个完美的计划,才能做到这一步,这一次,我必须也要冷静下来,想出一个完美的方案来。

    就在狐乙一筹莫展,苦苦思索如何在小比之中应对可能会遇上的危机之时。

    在那孔逸的住处,正聚集着几个人,在谈论着狐乙。

    “孔师兄,这次要麻烦你亲自出手了!”一个面色苍白的少年说道,若是狐乙在这里,便会赫然发现,这面色苍白的少年,居然是肖庆。

    孔逸仰在椅背之上,抬头看着屋顶,淡淡的说道:“肖庆你放心,只要你那里安排妥当,最后的事情便交给我吧!”

    “孔师兄放心,一切我都安排好了。必然会让狐乙和您撞上!”肖庆阴测测的说道。

    旁边一个少年,想了想忽然说道:“那小子若是发现异常,会不会故意输掉,避免跟孔师兄对上?”

    “嘿嘿,他肯定会来的!”

    自从肖庆发现狐乙已经踏入练气七层之后,便是又气又怒,想起自己和狐乙结仇,之后又因为妖狸兽之事,让自己整天担惊受怕。于是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让肖庆终于下了狠心,决定对付狐乙。

    正好,之前这孔逸曾经欠了自己一个人情,肖庆便找上孔逸,请他帮忙。所以,孔逸便立刻出现在狐乙去往长老堂的路上,故意拦住狐乙去路,本想激怒狐乙,谁知道这狐乙却是油盐不进,根本不去理会孔逸。

    这一来,孔逸教训倒没教训上,反而被狐乙气得不轻。

    肖庆知道之后,便和孔逸再次商议,决定趁着小比之时,让孔逸光明正大的教训狐乙一番。

    几人在这里正是商议此事。

    狐乙自然不知道一张大网已经悄悄的的罩上了自己,只等待时机到来,便将自己收入网中。

    收拾了衣物,便准备上去洗个澡,刚回到院子内,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拍门声。

    “这个时候,谁来找我?”

    狐乙急忙穿上衣衫,小跑过去,拉开门一看,竟是郭习!

    “郭习?你怎么大白天的便跑了过来!”

    郭习也不说话,腾的窜了进来,反手关上大门。

    “进屋说”郭习神色慌张,几步便窜进了屋内!

    “我给你倒水,不要急,坐下慢慢说!”狐乙进了屋里,转身便要去倒水!

    “喝什么水啊!出事了!”

    狐乙眉头一蹙,看着郭习,那郭习额头之上挂着几滴汗水,眉宇之间,满是慌张的神色,风尘仆仆,显然是一路跑来,而且是在大白天里来找自己,显然是事情重大万分。

    “别急,说来听听!”狐乙心中忽然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郭习匆忙把事情的原委道出,狐乙听完了这番话来,立刻怒火中烧,右手一扫,桌子上的茶盅茶壶激射而出,啪啪的撞在墙上,摔了个粉碎!

    接着便是怒吼一声:“孔逸,我与你不死不休!”
  屈原阁(http://www.quyuan.cc)7X24小时不间段更新最新小说
上一章        返回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