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心千炼 - 正文 第十八章 出离愤怒    返回道心千炼书目
    这几年来,在外院之中,和自己相处最好的,便是雷小石,陈炎和包勇三人。小石的憨厚,陈炎的机灵,包勇的冷静,还有那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都浮现在狐乙的眼前。

    狐乙自小是个孤儿,没有亲人,也从不知道天伦之乐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自己仅有的就是那些照顾自己的老师,兄弟,朋友。

    而如今,自己的三个好友,居然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受到了伤害,这是狐乙无法容忍的。

    刚才,听了郭习一说,才知道这段时间里,雷小石,陈炎和包勇,都分别在服杂役的过程中受了伤,而且还是同样的方式,说是在外出采集药材途中,不小心受伤。

    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巧合之事,这肯定是那孔逸做出的勾当。

    只因为这三人曾经和自己是要好的朋友罢了。

    而自己的这三位朋友,却没有告诉自己,无非是怕我狐乙担心,无非是怕我狐乙冲动起来去找孔逸理论,他们三人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连郭习都没有告诉,若不是郭习交友广泛一些,听到了传闻,去逼问了三人半天,那这事便悄无声息的过去了。

    孔逸,你针对我不要紧,你就算如何的欺凌我狐乙,都没有关系,我可以忍。但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去伤我的朋友,伤我的兄弟,还用这么卑鄙的手法。

    龙有逆鳞,触之,便是血流千里,而我的朋友,我的兄弟就是我狐乙的逆鳞。你伤他们一下,我要你百倍偿还!孔逸,门内小比之日,我就是拼了性命,也要废你一身修为。

    狐乙探头仰望,没有怒吼,只把所有的怒气深埋下去,这怒气不会消,只会越积越多,待到爆发之日,那边是气冲霄汉,蹦碎天地。

    狐乙在准备着,而此时的青羽门,已经是动了起来,随着小比之日的临近,所有的参赛弟子,都同样在准备着。

    这一日,正是小比前的一天,两道光芒划过天空,直向青羽门大殿飞去。光芒一停,落下两人,正是五代弟子中的韩潇,谭长非二人,小比之日,二人也是急忙赶了回来,一则是要协同主持此次比试,二则吗,也是存了观察之心,看看有哪些不错的弟子,有那潜力,将来也好收归门下。

    韩潇,谭长非二人,走进大殿,先向上边坐着的几位长老施了一礼,这厢里,唐岚也早已过来与两位师兄见礼。一番寒暄,三人落了座,只等那朱桐到来。

    韩潇看了看身旁空着的座位,那里本该是上官远的位置,轻叹一声,转过头来,向着唐岚问道:“师妹,上官师兄有没有消息!”

    唐岚轻摇螓首,轻声说道:“暂时还没有上官师兄的消息,不过大长老说了,上官师兄的灵魂烙印还在。”

    “哼!若是被我知道是哪些杂碎敢抓了上官师兄,我一定将他门中屠个血流成河!”

    韩潇接了谭长非的话头说道:“那还用说!只可惜还是没查出到底是谁做的!”

    这时,唐岚忽然起身,“大师兄回来了!”

    韩潇,谭长非二人一看,朱桐正缓缓落在大殿之外,便都起了身,三人上前,迎了朱桐进来!

    谭长非最是着急:“大师兄,可有上官师兄的消息!”

    原来,当日上官远血鹰飞书传回门派,门中长老商议之时,也同时传书给朱桐,让他立刻赶去上官远之前探查的地方,看看能否有蛛丝马迹留下。

    朱桐摇了摇头。

    三人见了这样,都是心中暗叹一声。

    朱桐走上前来,与几位长老施礼,也不坐下,回报道:“诸位长老,朱桐接了传书之后,赶往北面,一路查看,找到了师弟出事之处,但是在现场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线索!”

    那执法长老点了点头:“你辛苦了,想必敌人也是有备而来,时候必然抹去一切线索,既然没有发现线索,那就罢了,不必再去探查了,反正此事大长老已有了决断!”

    “不过,弟子发现另外一些事情,但不敢确定是否和师弟出事有关!”

    “哦?有什么可疑之事。”

    “弟子在外游历多年,与不少散修都有些交情,此次去探查师弟之事。本来想找这些散修帮帮忙,但却发现不少散修也都莫名失踪了!弟子也留心了一下,发现失踪的这些散修,基本上都是筑基期的修为!”

    几名长老听了朱桐这番话,相互看了看,都觉得此事听起来有些不妥,那执法长老想了想,便对朱桐说道:“朱桐,你很细心,此事说不定真的和上官远出事有关。我会报给大长老,由他定夺。我们现在,先商议一下小比之事!”

    说是商议,其实青羽门内,自创立山门以来,已经多次举行过小比,早有惯例成法。只需依照之前便可,商议之下,无非是安排抽签,确定由谁监督各场比试罢了。

    不一会的功夫,便将此次小比之事安排妥当了。

    小比的流程,是这样的:

    比试分两大部分,一个是练气期弟子的比试,场地便是在外院试炼场,另一个便是筑基期弟子的比试,场地则是在内门试炼场。

    筑基期之上才能操纵法器,所以对于练气期弟子来说,除了自己修习的术法之外,人手配发一柄统一制式的短剑,比试之时,以御物术御剑。

    首先是初赛,所有参赛弟子按抽签分组,共分八组,一对一进行循环,最后每组一二名进入复赛,当然为了避免出现一组全是练气九层之类的情况,七层弟子都是分开抽签以便能平均分到各组之中。

    初赛之后,便决出十六名弟子开始进行复赛,复赛则采取淘汰制,十六名弟子抽签,一一对战,胜者进入第二轮,败者直接淘汰,第二轮八名弟子仍是如此,直到决出四名胜者。

    这四人便是本次小比的四强,四强仍是采用淘汰赛,抽签决定对手之后,一一对战,两名胜者则进入决赛,进行魁首之争,败者则是进行三四名之争。

    不过,初赛之时,因筑基弟子数量比练气弟子少了许多,那筑基弟子只是分了四组,其他赛程赛制,则是和练气期一样。

    商议完毕之后,几名长老便起身前去找大长老韩曲,禀报朱桐带回来的消息。

    朱桐几人因为要直接负责监督比赛,便在这里继续商讨一些细节,商议了一番,差不多也定了下来,几人就开始闲聊起来。

    “谭师弟,此次筑基弟子之中,怕是要由你那黑马弟子夺了魁首了吧!”韩潇笑嘻嘻的看着谭长非,他口中的这黑马弟子,自然是指那木晨。木晨筑基之后,便拜在谭长非门下,进境迅速,据说已经踏入筑基后期,速度不能说不快!

    “嘿嘿!”谭长非一向有股争强好胜的性格,听了韩潇的话,也不言语,只嘿嘿一笑,那意思,自然是看好自己的弟子能夺了魁首了!

    “要是能在大比之上,夺了魁首才真是为青羽门争光!飞剑门那个新人,据说本已可以踏入凝丹,但为了大比生生压住自己的境界,要在此次大比之上一举夺魁!”

    “什么?那个新人,既然进境如此之快?”

    “不错,简直是妖孽般的存在!”

    谭长非本来就对这门内的魁首并不在意,而是早已想着,要让木晨把大比的魁首揽入怀中,也能为自己脸上添笔光彩,可听了朱桐与韩潇的对话,不禁心中一凉。

    上次五门大比,木晨作为青羽门练气期第二人参加,本也是一路高歌猛进,却被飞剑门那少年横空杀出,一场比斗,将木晨击败,挡在八强之外,更令人惊讶的是,那少年和木晨一样,都是练气八层的新进弟子。

    不过,木晨是青羽门内练气期第二人,而那少年,则是在飞剑门比试之中,夺得了魁首。当然,那少年虽将木晨击败,自己也是耗尽全力,虽闯进四强,却只得了个第三。不过,那少年是当届大比的最大黑马,却是毫无争议。

    看来自己的希望,恐怕要落空了,谭长非轻叹一声,再没了兴致,便起身告辞。朱桐性子好静,见谭长非走了,也起身离去,只剩韩潇,唐岚二人在殿中说话!

    韩潇看着谭长非离去,摇了摇头,“谭师弟太过要强了点!唐师妹,你如今和我们一样,有了收徒的资格,有没有什么中意的弟子?此次你我一起监督练气期弟子比试,正好可以考察一番!”

    唐岚微微一笑:“韩师兄说笑了,师妹哪敢和师兄争呢!”

    被唐岚一口说破心思,韩潇不禁老脸一红,咳了两声,掩饰住尴尬,“外院之中,练气期的女弟子也是有些的,我们几个教导不便,师妹现在有了资格,若是发现有不错的,自然可以收入门下!”

    “是了,新进弟子中有个孙露,练气七层,我想观察一下!”

    “哦!,和狐乙是一期的!”

    “这狐乙,莫非是韩师兄引入山门的?”听了狐乙这名字,唐岚心中一动,想起当日给这少年疗伤之时,一些奇怪之处。

    “师妹,也知道这狐乙?”韩潇有些诧异。

    “若师兄看上这个弟子的话,那师兄可要谢我一谢!”唐岚轻掩朱唇,轻轻一笑。

    韩潇只觉眼前一亮,问道:“师妹此话怎讲?”

    唐岚便把狐乙之事娓娓道来。韩潇听了唐岚这一说,才知道自己离山之后,狐乙竟出了这等事情,以练气六层之力,尚未习得术法,便能击杀妖狸兽,不禁更对这狐乙看重了一番。忙不迭的说道:“那师兄便先谢过师妹了!”

    “韩师兄客气了,都是同门啊!”

    “好了,韩师兄,师妹有事,先回去了!”

    “师妹慢走!”韩潇起身送了唐岚!

    见了唐岚离开,韩潇转身便去了殿后,此次回山,尚未拜见自己的父亲,正好也有些事情要与韩曲商议。
  屈原阁(http://www.quyuan.cc)7X24小时不间段更新最新小说
上一章        返回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