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心千炼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进入沙漠    返回道心千炼书目
    青羽门内门,大殿之中,灯火通明,巨大的明珠,将整个大殿映的透亮,而在大殿中的所有人,都是紧绷着脸,整个大殿透着一股凝重。

    “大长老!若真的是那位前辈,对我们青羽门来说,可是大大的幸事!”薛羽看向韩曲,眉宇之间有些喜色。

    韩曲摇了摇头,“掌门,当年的许多事情,哎……,那位前辈若真的出手帮助我们的话,就好了。”

    这时,韩潇猛的站了起来:“掌门,大长老,那位救走狐乙的高手?到底是谁啊!”

    韩曲看了看薛羽,这才回过头来,缓缓的说道:“那位前辈,和我们青羽门有些渊源!她现在,应该是元婴期了吧!”

    “咝!”听了元婴期三个字,下面的诸长老都是惊讶出声。

    在这鲸龙帝国,一个元婴期的修士,差不多就可以横着走了,整个鲸龙帝国加上南清国,估计元婴修士也不超过一只手的数量。

    在这些修士的心目中,可以说,元婴修士就是仰望的存在在!

    “可惜!想不到啊,这个狐乙,居然和这位前辈有关系,哎……”

    大长老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委顿在椅子中的执法长老孔严,幸灾乐祸的目光,可怜的目光都有,让那孔严一阵的心烦,谁能想到,这孔严居然踢上了铁板。

    “诸位,此事只有我们在座的几人知道,任何人不得外传!违者,门规处置!”

    薛羽下了严令,众人自然不敢违背,纷纷应了,这才散去。

    再说此时的狐乙,正在和那美妇人闲聊着,“周夫人,谢谢你出手救我!你之前传我丹道,这次又救了我,这么大的恩情,我可怎么还呢!

    “你个小家伙就知道跟我贫嘴!”周夫人佯怒的说道。

    不过狐乙可不吃这一套,笑嘻嘻的问道:“周夫人,你怎么知道我出事呢?”

    “我正好路过那里,也是你运气好!”周夫人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神情。

    “小乙!你马上离开这里,前往大唐吧!”

    “大唐?”

    狐乙知道周夫人所说的大唐,从鲸龙帝国,翻过狼山山脉,再穿过上万里的大漠,那里有个幅员辽阔的巨大国家,那里有着众多的修士,有着许多许多的门派。

    那个巨大的国家,就叫做大唐!

    “周夫人,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鲸龙和南清,将陷入混乱之中,这场混乱会持续很久很久,你留在这里,对你毫无帮助!”

    “可是?”狐乙从心底不想离开这个地方,这里有许多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比如郭习雷小石他们,比如唐岚,比如周夫人。

    自己在这山谷中,随周夫人学丹道三年,虽然周夫人从来没有和自己讲过她的身世,但是狐乙却仍是很尊重周夫人。

    而周夫人,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对谁都是冷冷淡淡,但狐乙知道,其实周夫人还是非常疼爱自己的的,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但是狐乙总感觉到,那一缕淡淡的关心,不是朋友,不是师长,而是一种温情,就好像母亲的感觉,虽然狐乙是个孤儿!

    “小乙!这里,只不过是这片大陆上的一个小小角落。外面有更广阔的天地,等着你去展翅高飞。去吧!”

    看着周夫人真诚的话语,感受着那一份鼓励,狐乙郑重的点了点头。

    周夫人也是灿烂的一笑,掩饰了自己眉宇中抹过的伤感,这个少年,如同自己疼爱的孩子,可雏鹰终究要经过一番磨砺,才能翱翔天际啊。

    当下,周夫人开始给狐乙交代一些事情,关于那万里大漠的一些传言。

    夜色深了许多,狐乙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周夫人仍旧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沉思着什么,良久,她缓缓的起身,走进后面的卧室,卧室中一幅水墨画挂在墙上。

    周夫人走到了画前,看着画中水墨勾勒的一个中年男子,喃喃的说着些什么,泪珠缓缓的滚落,在灯光的映射下,熠熠生辉。

    在不远处的小屋内,狐乙坐在竹床之上,怀中抱着一只小兽,这小兽自然就是丹猪。当年,狐乙在谷中呆了三年,离开之时,周夫人却让这小家伙留了下来,狐乙自然也是乐意的。

    现在这个丹猪也是终于的长大了一圈,身上的毛色也变了,变成了粉红之色,头上也不知怎么地,鼓起了一个小包。

    “丹猪!你说你,怎么就变成这样呢?”狐乙一把薅住丹猪的小耳朵,打量着它粉红色的皮肤。

    “哼哼呜呜!”丹猪四蹄乱踢,挣脱开来,一头撞在狐乙的鼻子上。

    “哎呀!”狐乙吃了一疼,鼻子一酸,顿时眼泪鼻涕横流。又一把抓住丹猪,残忍的折磨起来。

    一人一兽折腾了一会,都累了,丹猪蜷曲着靠在狐乙的身旁,享受着狐乙给它挠挠肚子的舒服。

    “要离开了啊,小家伙!”狐乙语气低沉的和丹猪说道,得到了一声回应,“哼哼!”

    “不知道雷小石他们,还有郭习怎么样了?希望他们在这场大战中,能安然度过!”狐乙喃喃自语。

    “还有唐岚师傅!”

    狐乙又想起唐岚对自己的照顾,送自己出山,却被擒拿回了山门,也不知道有没有事情。

    漫长的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太阳高挂,阳光洒落在一望无垠的沙漠之上,沙粒都呈现出金色来,狐乙看着面前的沙漠,感受着那扑面而来的热浪。

    “好壮观!”狐乙感叹着说道。

    周夫人看着狐乙兴奋的表情,淡淡一笑,“小乙,我就送你到这里了,这片沙漠,就是你的第一个考验,去吧!”

    “周夫人!再见了。”

    “恩!”

    狐乙深深的向周夫人施了一礼,带着丹猪,头也不回的走向茫茫沙漠,太阳将狐乙的身影拉长。

    周夫人静静的看着一人一兽慢慢的消失在道:“小家伙,希望能看到你安然回来的那天!”

    “呼!热死了。”刚进入沙漠的时候,狐乙还是没感觉到如何,这慢慢的深入了一点,只感觉愈发的热起来,沙子都是滚烫,空气仿佛都要燃烧起来。

    “丹猪,咱们得找个地方避避,等半夜里凉爽了,咱们再走!”

    “哼哼!”

    狐乙看了看太阳,此处看看,不远处的一个小沙丘,引起了狐乙的注意,“走!”狐乙抱起小丹猪,几个起落来到了沙丘的背面,这里太阳照射不到,显得阴凉的很。

    从芥子袋中取出几枚结晶,布下一个聚元阵,又在外围布下一个幻阵,发动起阵法,狐乙抱着丹猪,进入阵中。

    催动元气,运转起来,狐乙只觉得浑身一阵舒坦,心情大畅,沉入修炼之中。

    已经过了好几天了,狐乙昼伏夜出,在沙漠中不断的向着大唐的方向前进着,作为筑基期的修士,是可以辟谷的,狐乙已经堪堪摸着了凝丹的边了,自然可以不吃不喝许久,至于丹猪这个家伙。

    临走时,周夫人可是给它准备了一堆的丹药,留着做路上的食物,所以这家伙,整天哼哼呜呜快活的吃着丹药,就仿佛是来这沙漠中旅行一般。

    这一日,狐乙从修炼中醒转过来,看着漫天的星斗,拍醒了丹猪,给它吃了点丹药,便准备起身赶路。

    刚站起身的那一刻,狐乙心念一动,警惕的看着不远处。

    目光所及之处,一个个小小的黑影,前后相连,缓缓的移动着,风中隐隐传来了一阵阵的铃声。

    狐乙立刻伏在地上,接着沙丘,仔细的观察着。

    那一个个黑影慢慢的接近了,狐乙这才看清,是许多穿着怪异的家伙,骑着背上隆起两个小包的奇怪大马,马脖子下边挂着一个硕大的铃铛,随着那大马的走动,响起一阵清脆的铃声。

    狐乙正在打量着这群人,忽然天空中传来一阵声猎鹰的叫声,狐乙心头一惊,却已经晚了,那群人忽然纷纷叫嚷起来,跳下那奇怪大马,呼喝着向自己冲来。

    狐乙却没有动弹,因为他从那帮人的身手上看出,这群人,都只是身手矫健,最多是些会武功的凡人罢了。

    片刻间,那群人冲到了狐乙的身边,将狐乙紧紧围住,一道道凶厉的目光,打量着狐乙。

    “少年?你是什么人!”

    人群中,一个老者沉声问道。

    “我是个路人!”狐乙平静的回答了那老者的问题。

    “路人?”老者蹙起眉头,上下打量了一番狐乙,面前的少年,穿着奇怪的服饰,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这样一个年轻的小家伙,居然敢独自一人在沙漠中行走!

    “少年!你来自哪里?”

    “沙漠的那边!”狐乙伸手一指,指向自己来的地方,鲸龙帝国。

    老者顺着狐乙的手势看去,面色微变。

    “狼山那边的帝国?”

    “是的!”

    “长老!我看这家伙鬼鬼祟祟的,肯定是跟踪我们而来的!杀了他吧。”人群中一个家伙大声嚷嚷起来。

    众人都纷纷的附和,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
  屈原阁(http://www.quyuan.cc)7X24小时不间段更新最新小说
上一章        返回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