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心千炼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 阵法之争    返回道心千炼书目
    没等那老者说出口来,狐乙便呵呵一笑说道:“不好意思,在下还有几天,便要出海一趟,所以……!”

    “哦!是这样,既然如此,那就看以后是否有机会吧。”那老者也不恼怒,微微一笑说道。

    狐乙收了丹方便自出门和昊佐离开了御宝坊,那老者看着狐乙离开,眉头锁了一会,轻拍了一下手,便从门外进来一个御宝坊门人,那老者说道:“去,想办法查查刚才这人的来历!”

    “是!”那人一点头,施礼退出,只剩下这个老者在室内沉思起来。

    回到住处之后,狐乙立刻开始研究起到手的丹方来,仔细看了一看,便和昊佐知会了一声,自己离开住处,到了纳海阁分部去了一趟,回来之后,和昊佐说了一声,便一头钻进炼丹房里去了,之后便一直捣鼓到第二天早上。

    “小乙,你今天要去御宝坊吧。”昊佐看着狐乙从炼丹房中出来,便问道。

    狐乙脸色略微有些疲惫,一个晚上的炼丹,让狐乙也有些吃不消,不过御宝坊自然要去的,便点头说道:“没错,昨好的,今天去那里看看。”

    “要我一起去吗?”

    “不用了,我自己去可以了,反正是在御宝坊之中,应该也没什么事情,无非就是比比阵道的造诣罢了!”

    “恩,早去早回!”

    狐乙冲着昊佐笑了笑,一副你放心的表情,转身离开了住处,赶往御宝坊中。到了御宝坊之后,将昨天的号牌上交,便有一个门人将狐乙一路引到一个大厅之中,赶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有几个修士在等候着,狐乙四处看了一下,其中不少人的修为都在自己之上,甚至还有一个怕是碎丹后期的修士,也是一脸傲气的坐在那里,想必也是在阵道之上修为很高的人。

    狐乙随便找个地方坐下,旁边的一个修士打量了两眼狐乙,看着狐乙只不过是金丹中期的修为,便是嗤鼻说道:“不自量力的人,怎么这么多!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就像夺那辟水珠。”说完,还斜了狐乙一眼,狐乙却仿佛是没听见一般,坐了下去之后,便闭目养神,只等那御宝坊主持这比试之人的到来。

    不一多会,从大厅后面一个门中,转出一个人来,却正是昨日里主持拍卖会的常印,那常印一出来,便是呵呵一笑,大声的说道:“诸位贵客,老夫有礼了,这辟水珠拍卖一事,也算是昨日拍卖的延续,因此,还是由老夫来主持,让各位久等了!”

    常印说完,走到大厅中间站定,这才说道:“各位都是阵道中的高手,我也不说太多了,诸位,今天主要比试的便是阵道的高低,至于这比法呢,较为奇特,就是这大厅之中,各位布下阵势,由我们御宝坊来破阵,谁的阵法坚持时间最长,谁便胜出!”

    “啊,在这里?”

    “这大厅就这么大,如何布啊?”

    “这是什么规则啊?”

    常印的话音一落,一众修士们都是喧哗了起来,这规矩似乎让大家都不满意。

    “诸位……诸位请听我说!”常印大声的说道,喊了几遍,众人的喧哗之声才停了下来。常印又是呵呵一笑说道:“诸位,规则是这样的。其一,布阵之地,就在这大厅之中。其二,布阵用的元气结晶,由我们御宝坊提供,每人六块。”

    常印说道这里,便有两个御宝坊的门人走了出来,捧着一堆元气结晶,然后每人发了六块出来。见所有的人都拿到了元气结晶,常印才又说道:“诸位,都是阵道的高手,应该懂得其中的道理。越是高深的阵法,就越需要更多元气的支持,每人六块元气结晶,少是确实少了,但是这样才能看出各位的水平来,我相信,只要是在阵道上的造诣非凡,这六块元气结晶,也确实能布下很厉害的阵法来。”

    “常执事,你刚才说由你们御宝坊来破阵,那是谁来破呢?若是这人只善于对付某种阵法,那我们若是布下这种,不是吃亏了!”一个修士说道。

    那常印点了点头说道:“这位贵客不要担忧,这点,我们也想到了,来啊!”

    常印话音一落,只见后门出,走出一个修士来,这修士怀中抱着一只小兽,来到了常印身旁,常印指着那修士怀中的小兽说道:“诸位,破阵,便是由它来。”

    “虚空鼬鼠?”狐乙看着那修士怀中的小兽,低声说道,这才明白对方的意思来。

    “这是我御宝坊中豢养的一只虚空鼬鼠,这种灵兽,诸位想必是知道的,能穿梭虚空,对各种阵法,更是出入若无人之境,用它来测试各位阵法的强弱,想必各位是没有意见的吧?”

    众修士们听着常印的话,看着那修士怀中的虚空鼬鼠,都是点了点头,表示没有异议。

    “那现在便开始吧!”常印话音一落,大厅中的十几个人,都开始行动了起来。

    狐乙拿着这六块元气结晶,慢慢的踱着步子,向着大厅的一个角落走去,一边走一边在快速的思考着,这阵法该怎么布下。

    纯粹的幻阵,不行,幻阵对上这虚空鼬鼠,那是连一点阻挡都没有,就如同当年昊佐入自己的幻阵如入无人之境,若是想让这虚空鼬鼠陷入自己的阵中时间多一些,那必然是用杀阵或是困阵,想到这里狐乙便确定了自己的思路。

    当下,也不迟疑,走到角落之中,双手连连挥动,开始布置起自己的阵法来。

    不多时的时间,整个大厅之中,众人都已经布好自己的阵法,便都纷纷站在自己的阵法旁边,等着最后检验的开始。

    又过了一会,所有人都完成了手中的动作,那常印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便说道:“诸位都布置完毕了吗?”

    众人都是齐声应道,那常印点了点头,说道:“好,既然都已经布置完毕,那便开始吧!”

    常印身旁的那个修士听到常印发话,便来到第一个修士布下的阵势旁边,将怀中的虚空鼬鼠放下,那修士见了虚空鼬鼠已经准备好,便伸手往阵眼处一点,那阵法顿时发动起来,就在那阵法刚刚发动的一瞬间,那虚空鼬鼠便猛地一下窜进阵中,那布阵的修士脸上的得色刚起,便是猛地僵住了,只见那虚空鼬鼠居然已经从阵中又跳了出来。

    “这……怎么可能?”那修士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支吾着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但是接下来,似乎是为了验证这一切,那只虚空鼬鼠复又钻进阵中,然后又钻了出来,这一下,周围顿时响起一阵哄笑之声,那修士也顿时羞得无地自容,一句话也不敢说了,灰溜溜的快步离开了这大厅。

    “就这点本事,也来献丑,看我的!”看着那虚空鼬鼠来到自己的阵法之前,一个修士信心满满的说道,然后将那阵法发动了起来,而那只虚空鼬鼠便也一头钻进了阵中,而这个修士似乎也确实有些本事,那虚空鼬鼠并没有一下子钻出,众人便都屏息看着那阵法,紧张的期待着。

    直到十息之后,那虚空鼬鼠才猛地从阵中钻出,那布阵的修士嘿嘿一笑,看向常印,常印见虚空鼬鼠已经出来,便笑着说道:“十息,记下来。下一个!”

    接着便是一个个的阵法启动,然后由那只虚空鼬鼠破去,这记录也是不断的被刷新了出来,现在最高的则是五十息左右,阵法告破。

    “好,四十二息,下一个!”虚空鼬鼠来到一个角落之中,这里,便是狐乙布下的阵法,一众修士都是随着常印也来到周围,打算看看这最后一个阵法要多久,当看到狐乙站在阵旁之时,之前曾经讥笑过狐乙的那个修士,又是嘲笑道:“我看这个阵,不试也罢了,布阵之人,才是个金丹的修为,能布下什么强大的阵法,别说五十息了,怕是能撑过十息都难!”

    “比还是要比的,不然怎么算公平呢!”说话的这人,便是目前最高,坚持了五十息的那位阵道高手。

    常印自然没有搭理他们,打量了狐乙一眼,说道:“请开始吧!”

    听到常印的话音一落,狐乙便轻轻的一点,那阵法瞬间发动了起来,众人便都看向那虚空鼬鼠,但是这虚空鼬鼠却似乎慵懒了起来,趴在阵前动也不动。

    “哈哈,这虚空鼬鼠怎么了?是不是这阵法太弱,它都懒得动了?”

    常印见了那虚空鼬鼠不动,也是有些疑惑,不过他也没想太多,向着那修士说道:“怎么回事?让虚空鼬鼠进去!”

    “是!”那修士想必便是负责豢养这虚空鼬鼠的,他听到常印的话,便蹲了下来,轻轻的抚摸着虚空鼬鼠,嘴里低低的说着些什么,这一下,那虚空鼬鼠才动了起来,慢慢的钻进了狐乙布下的阵法之中。

    就在这虚空鼬鼠刚一钻入阵中之时,阵法之中突然响起一阵隐隐的雷鸣之声,然后便隐隐看到一片片的雷光闪动,阵法之中还亮起了一团红光,又似乎是一片片的火焰在其中燃烧,接着便又响起波浪拍案的声音,然后便看见阵法之中五色光芒不断的变换闪动,经久不息。

    而众人都是被这小小的阵法惊呆,实在想不到这小小的阵法能有如此的威势,而这转眼已经是十息过去了,那虚空鼬鼠还没有出来,狐乙脸上却是一点波动也没有,平静的看着那道阵法。

    十息过去了,三十息过去了,五十息过去了,一百息过去了,众人的眼睛越睁越大,半个时辰过去了,那个负责豢养虚空鼬鼠的修士终于忍不住了,焦急的说道:“请讲阵法撤去吧!”

    常印也是担心起来,这虚空鼬鼠得来极难,若是在这里出了危险,那自己也是很麻烦,便也接着说道:“这场比试,不用比了,还请将阵法撤去!”

    狐乙自然也不会故意与御宝坊作对,见常印如此一说,便扬手一挥,将阵法撤了去,阵法一撤,众人便看见那只虚空鼬鼠躺在地上,委顿不堪。

    “虚空鼬鼠只是脱力了,我的阵法乃是困阵,绝对不会伤人。”狐乙看着那只虚空鼬鼠说道。

    饶是如此,那修士还是一脸心疼的抱起虚空鼬鼠,然后和常印打了招呼,便急忙的跑了开去,想必是去给那只虚空鼬鼠回复体力去了。

    “好了,我宣布……”

    “等等!”一个声音猛地响起,打断了常印的话来。

    “怎么?”常印看着人群中的一个修士,疑惑的问道。

    那修士正是之前讽刺狐乙的那个家伙,现在眼见狐乙要胜出,顿时觉得脸上挂不住了,便猛地出生打断了常印的话,然后说道:“这个结果,我不信,虚空鼬鼠专克各类阵法,大家都是知道的,布阵者的实力高低,影响到阵法的高低,我不相信他一个金丹修士,能困住虚空鼬鼠这么久!”

    这修士的话音一落,众人也都是窃窃私语起来,他们都已经没有可能获得那辟水珠,自然也懒得去说什么,只是心中也确实都藏着这个怀疑,毕竟这一切,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这修士三番两次的讥讽自己,狐乙也是终于有些怒了,听到这修士的话来,顿时语气一寒,沉声说道:“那你说,怎么办?”

    那修士此时也已经是骑虎难下,眼睛一转,大声的说道:“这样好了,你布下一个阵法,让我来破!”

    “然后呢?”

    “若是我破了你阵法,那你就没资格获得第一,第一仍是那位五十息的修士!”

    常印这时候却有些难堪了起来,要知道,这次比试是由御宝坊主持的,作弊与否,自己心中清清楚楚,可是偏偏这个年轻人,却能困住虚空鼬鼠如此之久,让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是若是让那人再与狐乙比斗一番的,又是让御宝坊失了面子,所以在这里也是顿时踌躇了起来。

    狐乙这时候却是朗声说道:“常执事,可否借你贵宝地一用,我想与这位朋友比试一番,若是我拜了,便退出这辟水珠的争夺,第一是谁,与我无干,可否?”

    狐乙这话一出,顿时是给了常印一个台阶,他也是心中暗喜说道:“既然你愿意的话,那自然是可以比试一番了。”

    狐乙定定的看向那人说道:“我想问下,这比试可有规则?”

    “没有!”

    “也就是说,无论我布下什么阵法,都可以?杀阵也行吗?”狐乙语气森寒,冷冷的看着那人。

    那修士被狐乙眼光一扫,没来由的心中一寒,顿时有些迟疑起来,不过这时候已经没了退路,只得硬着头皮说道:“无论什么阵法都可以,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困住我了!”

    “诸位,请为在下让出一片地方可否?”

    众人见狐乙准备要布阵了,便都纷纷的退开去,在大厅的中间,留下一大片的地方来,然后都饶有兴趣的看着狐乙。

    然后众人便看见狐乙双手闪动,无数元气结晶光芒闪动,电射而出,在地上摆出一个个奇怪的图案来,然后狐乙身形一闪,没入元气结晶之中,轻轻一点,顿时一阵光芒闪过,大厅中间现出一层水幕,将整个阵法包裹在其中。

    又过了一小会,便听到狐乙的声音响起:“阵法已成,请破阵!”

    那修士打量了一番这狐乙布下的阵法,便硬着头皮步入了阵中,等这修士一步入阵中,便觉眼前景色一变,似乎来到一片无穷尽的天地之中,远处群山起伏,一片苍翠绵延在天际,地下绿草茵茵,蜂蝶缭绕其中,还有鸟语花香让人心旷神怡。

    然后,这修士心头一沉猛的惊醒起来,自己一踏入这阵中,便险险迷失了心智,想必这是阵道之中的幻阵,想到这里,他盘膝而坐,准备开始切断五感,开始破阵,但是刚刚坐下,便是警兆顿起,只见天空一道雷光猛然落下,“幻像?”这修士心念刚动,那雷光已然砸落。

    在外面的众人便听到阵中传来一声惨呼,都听得出是那修士发出的惨叫,顿时都是心中一寒,接着,便是从外面隐隐看出阵法中千变万化,各色光芒闪耀其中,各种声音响起,夹在其中的则是那修士的一声声惨呼。

    约莫半个时辰过去了,那惨呼之声慢慢的微弱下来,直到低不可闻,然后众人眼前一闪,便见那阵法猛然的消失,狐乙施施然从中走了出来,而地面之上,躺着一个人,正是那个和狐乙赌斗的修士,只见他身上完好无损,但是双目紧闭脸色惨白,显然是昏了过去。

    “他脱力了,元气损耗的太多!”狐乙走到常印的面前,淡淡的说道。

    常印点了点头,叫旁边的门人将这修士抬走治疗,这才点头说道:“既然赌斗你已胜出,那我便宣布了,这次比试,你便是第一!”

    话音一落,旁边顿时响起了一阵赞叹之声,这时候,那个以五十息的时间屈居第二的修士,来到狐乙的身旁,说道:“恭喜这位朋友了,不过,我心中还有一个疑惑,为何你布下的阵法,能困住那虚空鼬鼠那么久?”

    狐乙看着面前这个修士,笑着说道:“阵道之奇,无穷无尽,我只不过不下了一个虚空之阵,模拟出无尽的虚空,想着虚空鼬鼠,在其中不断的穿梭,却是走不出来,最后则是脱力倒下罢了!”
  屈原阁(http://www.quyuan.cc)7X24小时不间段更新最新小说
上一章        返回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