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心千炼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毒蛟岛    返回道心千炼书目
    常印将狐乙请到后堂中,分宾主坐下之后,常印便说道:“敢问这位小友贵姓?”

    “在下狐乙。”

    “狐小友阵道之上的造诣真是非凡,让老夫佩服万分。”常印称赞道。

    “常老谬赞了!”狐乙笑眯眯的说道,不卑不亢的淡然样子,让这常印顿时心中微微一怔,切不谈这狐乙的修为如何,只是这份从容就让人不得不佩服起来。

    “狐小友,既然你已经获得此次阵道比试的第一,按照我们之前所说的,便由我将这辟水珠交给你吧!”说完,常印伸出手来,手中托着那个匣子,放在狐乙的面前。

    狐乙将匣子打开,托起那枚波光粼粼的辟水珠,神识一探,便知道这是真货,然后又将那辟水珠放入匣子之中,心念一动,将匣子收了起来,这才向着常印一拱手说道:“常老,辟水珠我已经收下了,不知道那委托人要找我做些什么?”

    常印笑着站了起来说道:“这个,就要狐小友自己去问他了!”

    “自己问?”

    “当然了,委托人就在我们御宝坊中,等着你呢,请随我来,我已经安排了一间密室,具体的事宜,你问他好了!”

    接着,狐乙便跟随常印,一路来到一个门前,常印示意狐乙稍等片刻,便轻敲了两下门,然后进了密室之内,片刻之后,常印就出了门来说道:“狐小友,请进吧!”

    狐乙这才轻敲了两下门,然后推开房门进了里面,一进入其中,狐乙顿时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顿时一怔,抬头看去,这密室之内,站着两个人,正是之前撞见过的,而且对自己充满敌意的那一男一女。

    那人修为比狐乙高了不少,自然也是反映迅速,顿时恶狠狠的盯着狐乙,一股杀意慢慢的散发出来。

    狐乙心中一惊,不过他知道自己这时候不能轻举妄动,因为万一激怒了眼前这人,那可能就成了他的刀下亡魂了,想到这里,狐乙反而平静了下来,拱手施礼说道:“想不到能在这里遇到两位,真是幸会!”

    那男子听了狐乙的话,却是一生不吭,仍是恶狠狠的打量着狐乙,似乎与狐乙有着深仇大恨一般。

    不过狐乙却是没有停下来,而是面露微笑继续说道:“这位朋友,自从之前在城中和你碰上一面,似乎你就对我有着恨意?不知道在下,哪里得罪了你?”

    “你是城主府的人吧?”一个如黄鹂轻啼的声音响起,却是那男子身旁的女子问道。

    “城主府?”狐乙眉头一皱继续说道:“在下来到这风岩郡没有几天,到这里的目的也是为了出海罢了,与这里的城主府,一点关系也无!”

    “一点关系也无?”那男子怒声吼道,又是声音一寒,问向狐乙:“那为何当时,你盯着我上下打量,然后便是城主府的一队修士冲来,追踪我们?”

    “我当时感觉到你身上的气息有异!”

    “还敢狡辩!”那男子一声怒喝,狐乙顿觉眼前一花,等反应过来之时,已经迟了,只见那男子的一只手掌曲掌成爪,悬在自己的头顶上,只要自己一句话惹得对方不满,怕是自己立刻血溅当场。

    “你不是人族修士,而是灵兽度过天劫幻化人形,而我,正好也有这样的朋友,他是一只巨角蜥蜴化形,所以,我能感受到灵兽化形之后的那种气息。”狐乙这话中半真半假,其实之所以能感受到这男子身上的气息,多是来自和昊佐多年相识,身上也沾染了一些昊佐的圣皇一脉气息,所以才能对这化形的灵兽感觉如此敏锐。

    不过狐乙自然是不能说出昊佐的身份来,便拿了当年认识的易刃来做个借口。

    狐乙这话一出,顿时能感觉到那男子的敌意弱了一丝,这时候,那女子上前两步,问向狐乙:“你说你不是城主府之人,有什么证据?”

    “证据?”狐乙略一迟疑,手一展,手中出现一枚令牌,那女子接过令牌看了一眼,脸色顿时缓和了下来,又将手中令牌交给那男子,那男子接过来一看,眉头一扬,惊讶的看向狐乙,然后缓缓的收回自己的手掌。

    “想必到,阁下年纪轻轻,居然已经是纳海阁的荣誉执事!”那女子俏生生的说道,玉容一展,想必是确认了狐乙不是城主府的人之后,终于敌意尽消。

    狐乙接过那男子递过来的令牌,收了起来说道:“两位是委托人,还是说说,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吧。我还有几日就要出海了,希望能早点完成你们的委托。”

    那男子看了看女子,目光交织了一下,便转过头来看向狐乙说道:“你要出海?出海做什么?”

    “在下出海是为了采集一些药物,顺便嘛,看看能不能寻到一些宝贝!”

    “既然如此,那正好,我们也正是要请你随我们出海一趟!”

    “出海?能否现在告知在下,出海做什么?”

    “破阵!”

    狐乙点了点头,想了一下又说道:“我已经联系好了,要和陈家的船出海,两位是否一起?”

    “不必了,你此次出海,必然会到栗子岛,我们就在那里会合,如何?”

    “栗子岛吗?好的,我大概还有五六天之后便要出发了,到时候在栗子岛上见吧!对了,在下狐乙,未请教?”

    “我叫京仇,这是我的内子,田俪!栗子岛见了!”那男子转身向外走去,而他的夫人田俪则是螓首微点,算是告别,然后便随着京仇一起离开了。

    狐乙这才带着辟水珠离开了御宝坊,回到自己的住处,然后便和昊佐一起,研究起这辟水珠来,直到掌握了这辟水珠的用法之后,两人才歇息下来,等着那的日子到来。

    过了几日,纳海阁的东门越派人前来通知狐乙,前往码头准备出海,又告诉狐乙说自己有事,就不来送行了,等狐乙回转风岩郡之时,他亲自前来给狐乙接风。

    狐乙昊佐两人,整理了行装,随着那纳海阁的门人来到了码头边。

    两人到了码头边,便看到许多的大船泊在港口,随着那门人来到一艘大船旁,两人仰首看去,只见那大船最高的桅杆之上,高高飘扬着一面旗帜,上书一个大大的“陈”字,想必这便是陈家今次出海的大船。

    那门人见两人都在观看这大船,便介绍道:“陈家的这船,名为破浪,不是凡俗之中的那种海船。这破浪全身都是用稀有的金属,专门聘请炼器师打造,可以说,这就是一个巨大的法器,船身上,还请了阵道大师刻下各种辅助阵法,就算是惊涛骇浪,也不能让船上的乘客感觉到丝毫的晃动。”

    狐乙在阵道上的造诣非凡,早看出那船身之上弥补的阵纹,这是一种将阵法简化的方法,结合炼器之法,能起到一定的效果。

    “两位,请随我上船吧?”

    “好!”

    纳海阁的门人,带着狐乙两人向着不远处站在船旁的几个水手摸样的人走去,那其中一人,服饰与别人不同,想必身份地位高些,他看见狐乙三人到来,而且也认得那个纳海阁的门人,于是立刻笑眯眯的迎了上来,先向那纳海阁的门人点头示意之后,又客气的问道:“这两位贵客,想必就是要随我们陈家的船出海的吧?”

    “不错,这两位,是我们东门执事亲自安排过来的。”

    “叨扰了!”狐乙客气的向着那人说道。

    那男子呵呵一笑:“东门执事和我们陈家家主那是老朋友了,既然是东门执事的朋友,那便是我们陈家的贵客,两位,请上船吧!”

    “请!”狐乙伸手示意那人先请,然后向着那个纳海阁门人一拱手说道:“请转告东门执事,在下多谢他的款待!”

    “一路顺风,请多保重!”那门人一拱手,便转身离去了。

    这边里,狐乙才随着陈家那人,沿着长长的舷板,走上了船去。

    “在下名叫陈长祁,还未请教?”

    “在下狐乙!”

    “在下昊佐!”

    那陈长祁笑着说道:“狐公子,昊公子,两位在船上,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我。”

    “那狐乙就先谢过陈兄了!”

    三人到了甲板之上,陈长祁又带着两人,沿着船舷来到两个相邻的门前说说道:“这两间,便是给两位安排的住处,请看看是否满意!”说完,陈长祁便将门轻轻的推开,让两人进了房间。

    狐乙一看这房间之中布置的十分奢华,忙的说道:“陈兄,这房间实在是非常的奢华,多谢了。”

    “既然两位满意了,那在下就先走了,两位若有事,随便告诉一位水手,让他通知我就可以了!”

    狐乙和昊佐两人便都是向着那陈长祁再次道谢,然后便送了他离开之。

    关上了门之后,狐乙挥手布下了禁制,这才和昊佐两人低声的商议了起来。

    “小佐!看来咱们要和这个陈长祁多亲近一番了,然后看看从他那里能不能打听出一些什么来!”

    “你说他会知道么?”

    “不确定,要问过才知道!”

    “反正还有许多天的航程,等我们跟他相熟了一些,再去打探消息好了!”

    这段时间的航行,非常的顺利,而狐乙则是没事就和那陈长祁还有一些船上的水手们闲聊着,这些水手们知道狐乙身份不一般,但是偏偏狐乙却平易近人,丝毫没有趾高气扬的样子,所以没几日的时间,就和他们混的很熟了。

    这些水手们多年在海上漂泊,奇闻异事都是知道的很多,狐乙也从他们口中知道了许多的事情,但是关于昊佐的麒麟一族所在的地方,却是没打听到任何的消息。

    这一天,狐乙正和几个水手们在聊天,便忽然看见远处的海面上,隐隐的出现了一小片陆地,其中一个水手顺着狐乙的目光看过去,便笑着说道:“那是毒蛟岛,咱们航程之上经过的第一个大岛。”

    “毒蛟岛?”

    “没错,传说当年这岛上盘踞着一只毒蛟,不过后来被修士斩杀在岛上,后来慢慢的这里有了一些修士定居下来,这岛上最多的,是毒蛇,而那些毒蛇的毒液,可都是一些上佳的药材,狐兄弟到时候可以到岛上去看看!”

    狐乙点了点头说道:“我们在这岛上呆多久?”

    “停靠五日,与岛上的修士们进行交易,然后便离开这里,航向下一个岛屿。”

    说话间,破浪号已经慢慢的靠近了这毒蛟岛,船的速度慢了下来,缓缓的驶进码头,码头边上,一群修士早已等在了这里。

    “靠岸了!”狐乙看着巨大的船锚放下,便和昊佐下了船去。

    到了岸上,狐乙便和昊佐在这座岛上四处逛了逛,这岛面积不是很大,码头也很简陋,岛上一片片不高的山峰上,遍布着一些洞府,整个岛上却几乎没有任何的建筑,除了在码头旁边,有几个简陋的房子,狐乙来到这几个房子前,打量了一下只见其中的一个房子上挂着一个小小的牌子,上面写着几个字“药材店”

    狐乙看了一眼,推开破旧的木门,走了进去,只见一个老者坐在柜台后面,老眼昏花的正低头摆弄着什么。

    狐乙轻轻咳了一声,不过那老者却是没有任何的异动,仍是低头在摆弄着自己的东西。

    狐乙见这老者不理会自己,只得自己打量起屋子中的货物来。

    “这是什么?”昊佐跟在狐乙的旁边,看着狐乙拿起的一个透明的小瓶子,瓶子中有几滴墨绿的液体在瓶中晃动。

    “是从毒蛇口中采集的毒液。”狐乙轻轻拔开瓶塞,离着远远的轻嗅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说道:“没错,这应该是花吻灵蛇的毒液!”

    狐乙放下瓶子,又拿起一瓶毒液打开嗅了嗅,然后说出了毒液的名字来,就这样,狐乙不一会,便将整个房间中毒液全部嗅了一遍。

    “都是好东西啊!”狐乙感叹的说道。

    就在这时,一直坐在里面没动的那个老者,忽然抬起头盯着狐乙两个人打量了起来,然后沉声说道:“你是炼丹师?”

    狐乙这才发现老者盯着自己,便忙的说道:“不敢,在下也只是初通一些丹药之道罢了。”

    “初通?”那老者慢慢的站了起来说道:“这里的所有毒液,能全部分辨出来的,老夫到现在还没遇到过!”说道这里,那老者又笑着说道:“你这么年轻,知识便如此渊博,想必一定师出名门,莫非到我们这毒蛟岛来,是为了这些毒液来炼丹吗?”

    狐乙摇了摇头说道:“这倒也不是,我此次出海,并不是特意为了什么药材前来,一则是为了历练一番,二来吗,正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所以……”

    那老者笑咪咪的说道:“小伙子,现在像你这样的年轻人,不多了,老夫冒昧的问一下,小兄弟在丹道上的修为如何了?”

    “在下不才,能炼制午戎丹和渡厄丹!”

    “哦?”老者听到这里,眼睛一亮,他本以为面前这个少年,虽然知识渊博,但是在丹道上的修为应该高不到哪里去,能熟练的炼制一些普通丹药就不错了,但是没想不到这少年居然已经是丹道大师级别。

    “老先生,我想问一下,你这里的这些毒液,如何卖?我想全部买下。”

    “啊?哦!”老者似乎想着什么事情,楞了一下,然后突然的说道:“这些毒液,你若是喜欢的话,就全部送给你好了!”

    “送?”狐乙想不到这老者会说出这番话来。

    “不过,老夫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你可否同意。”

    “不敢,请您说来听听。”

    “老夫想请你炼一次丹给我看看?”

    “炼丹?”狐乙想不到这老者会提出这个要求来,毕竟对于炼丹师来说,每个人的炼丹手法都不一样,有些东西,可以说是不传之秘,所以炼丹师门在炼丹之时,紧闭门户,也不光是为了安静不被人打扰,这也隐含了自己的手法不会被偷学的意思。

    不过看着这老者苍老慈祥的样子,狐乙也狠不下心拒绝,想到这里,便说道:“既然如此,那在下就献丑了,炼制一枚丹药吧!”

    “好!”那老者面露欣喜之色,连忙走过去,关上了门,然后站到一旁,静静的等着狐乙。

    狐乙布下了一个禁制之后,这才开始自己的炼丹,随身的空间中也是有些药材的,反正这老者也只是要求自己随便炼制一枚丹药罢了,狐乙取出一些药材来,又扬手一招,将丹炉招出,紧接着,投入几枚元气结晶之后,那丹炉中的熊熊火焰立时燃烧了起来。

    狐乙盘膝坐下,凝神屏息,等那火势旺起来之后,便轻轻的一点,那炉盖猛的浮起,然后便是一颗颗药材被加了进去,接着便复又盖上,稍等片刻,又再次的放入一些药材,慢慢的,一股丹香飘散开来,弥漫在这小屋之内。
  屈原阁(http://www.quyuan.cc)7X24小时不间段更新最新小说
上一章        返回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