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卿 - 正文 108 实话    返回嫡卿书目
    离心与柳元卿年岁差不多,被派到柳元卿跟前侍候时,帝、后绝对是做过调查的。 .

    若是柳元卿没记错的话,离心娘家应该没有人了。

    当初在选带谁出宫的时候,柳元卿就曾仔细地琢磨过这几个丫头的出身。

    皇宫里,柳元卿并没有人可使唤,所以也不能着人出去打探。

    但柳元卿却是有个好记性。

    她依稀记得,离心也是从楚家出来的。

    据她姨母说,抱她入宫时,她姨母才出了事,所以简直可以说是风声鹤唳。

    由于怕柳元卿出事,皇上从以前的嘉兴王府的旧人中,选了两个跟柳元卿年岁差不多的,让入宫陪侍柳元卿。

    而离心和离喜,则是杨老夫人送进宫去,小时候陪着柳元卿玩,大了便就留在天邑宫侍候她。

    杨老夫人,应该不可能会害她。

    柳元卿不些不大明白,等着听十一娘往下说。

    十一娘可不敢跟柳元卿吊胃口,急忙说道:

    “据房于氏说,她夫家以前也曾是望族,什么河西房氏,只不过后来落迫了。她的小姑子当年未嫁先孕,生下一个丫头,房于氏亲手抱走卖了。后来她小姑子嫁了人,男人家里妻妾成群,竟然连一个也生不出来。”

    说到这儿,十一娘没敢往下说,拿眼睛偷觑柳元卿。

    柳元卿一开始还没明白什么意思,待想明白,可能是男人生育上有问题之后,到底闹了个大红脸。

    再怎么说,她也还是个十六七岁,未出阁的姑娘。

    可是这又关系到离心,柳元卿待脸上的红稍下去些了,才说道:

    “把话说完,这么磨叨。”

    十一娘道:

    “房于氏的小姑子便就想起了自己亲生的女儿来,就与她丈夫说了。男人一想再怎么样,还有他妻一半的骨血,便就撺掇着,让这位房娘子将亲女儿寻回来。于是,房娘子便就又来找她嫂子。谁知房于氏调查了半竟然被楚家送进了宫里。”

    柳元卿皱着眉道:

    “你怎么不会以为是离喜?”

    十一娘道:

    “听房于氏说,当年房娘子生下孩子,又不能养。可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哪就舍得送人?便就在她的右臂上划了圆圈。奴婢听了十二娘说之后,曾偷看过,离心姐姐的右臂上,的确是有这样一道疤。”

    柳元卿虽没说话,却也想明白其中的曲折了。

    楚家买孤儿,便意在将来送进宫,给楚润娘用。这样的孤儿,哪儿都没有依靠,倒也是干干净净。

    而刚巧,柳元卿被抱进宫去。

    楚润娘想寻几个与柳元卿年岁相当的,哄着柳元卿玩。

    宫里的,楚润娘不放心。

    于是,杨老太太便就将三、四岁的离心、离喜送到宫里。

    可又有谁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十一娘想了想,又说道:

    “奴婢听十二娘说,于娘子和着房于氏,盘算着,等着长公主殿下去萧家做客时,偷偷地认一下,到底是离心姐姐,还是离喜姐姐。”

    说完,十一娘抬眼去瞅柳元卿,本是想要问柳元卿怎么办。

    却没想到,对上了一又冰一样的眼睛。

    十一娘不由自主地,浑身就是一哆嗦,膝盖一软,便就从脚踏上滑下来,跪到了柳元卿的脚边上。

    柳元卿嘴角上挂着浅浅的笑,眼睛眯着,就那样无动于衷地瞅着十一娘不出声。

    十一娘刚给她的信息,正好柳元卿能用上。

    虽然秦嬷嬷、离心、离喜出自楚家,但是要忠心也是忠心楚润娘。

    而绝对不是她柳元卿。

    所以,柳元卿去了趟楚家,见着杨老太夫人,却是只字未提。

    柳元卿虽然初衷是为了皇后楚润娘,但她怕没人相信她。

    虽然柳元卿非常急于想在离心、离喜和秦嬷嬷身上找到缺口。

    但她不是个傻瓜。

    十一娘所学的这件事,绝不可能是一个刚买进府侍候的丫头,随便就能知晓的。

    萧家人张扬,却不是笨蛋。

    说这些话时,怎么可能随便让一个刚买来的丫头在跟前全程听着?

    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

    一是这个传说中的十二娘听墙角;二只怕便就是十二娘买通了于娘子跟前的人,有人将这事透给了十二娘,然后,十二娘便又将这件事,告诉给了十一娘。

    无论是哪一种可能,在柳元卿看来,都是一个可能。

    这个十一娘、十二娘,只怕被奉亲王府买去的十五娘,都不简单。

    从小到大,想往她跟前凑的人,多了去了。

    什么样的没见过?

    柳元卿倒要瞅一瞅,这个十一娘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

    又或说,是谁的人。

    十一娘觉得柳元卿像一座眼看着就要倒到她身上的山一般,那种转眼间便能让她灰飞烟灭的压迫感,几乎就要将十一娘压垮。

    额头冒出汗来,多少的冰也不能使十一娘凉爽。

    她低着头,使劲的回忆刚刚的说辞,有哪里出了纰漏。

    可是没有,她再回想一遍,却也觉得天衣无缝。

    柳元卿面上的表情冰冷,一直没有缓和,十一娘扛不住压迫,终于搦懦说道:

    “长公主殿下,奴婢……”

    柳元卿却没等十一娘将话说出来,冷冷地打断了她的话后,以极轻的语气说道:

    “我劝你,想好了再说。”

    一句话,像一支锁喉箭一般,扼住了十一娘的脖子,她立时便就僵在了哪儿,脸色胀紫,却是再说不出话来。

    柳元卿轻笑了声,低头重又拿起了自己的帕子,开始叠耗子玩,叠好了,便就一拉,开了。

    然后再叠。

    柳元卿乐此不疲。

    十一娘觉得,她现在就是柳元卿手里的那块帕子,任她捏圆搓扁。

    可笑世人都说柳元卿蠢。

    十一娘从没像现在这样怕过。

    她虽然年岁小,但却是自小经过特殊训练出来的。

    柳元卿什么都不用说,就一个眼神,十一娘便就已经败下阵来。

    十一娘不知道怎么回答柳元卿。

    不过,她也瞧出来,柳元卿暂时没有要难为她的意思。

    柳元卿在等,等她主动说,而且一定要听实话。

    十一娘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不等柳元卿吩咐,从地上起来,又坐回脚踏上。

    拾起了地上的团扇,为柳元卿扇凉。
  屈原阁(http://www.quyuan.cc/)7X24小时不间段更新最新小说
上一章        返回书目        下一章